http://www.sikerok.com

全国房价数据出炉你家的房子涨价了吗?

  近来,身边很多朋友都在讨论的一个话题,就是在疫情过后,在刺激经济、货币大宽松的优渥背景下,房价会不会再涨一波。

  地产人的朋友圈为此不断播撒各种“好消息”:从深圳的2000万级豪宅半天卖54套,到上海、杭州土拍市场“小阳春”,再到银行下调房贷利率。所有这些信息似乎都在暗示楼市正在加速回暖,似乎又到出手抄底的时候了。

  对此,大家各抒己见,说什么的都有。由于很多朋友所处地域不同,主观感受相去甚远。这几天,全国房价数据公布了,借此我们可以分城市看一下全国大部的情况。

  总体来说,杭州的涨幅最引人关注,环比上涨高达11.53%,南京涨幅8.16%,郑州涨5.89%。

  事实上,经历了货币化安置的普涨,目前全国房价总体已经较高,而人口持续流入就成为了最大的变数。

  有一种观点认为,如果一个城市,人口每年都流入1%以上,那么积累一段时间房价就会上涨。打个比喻,房子如同城市的股票,人口持续流入,就相当于公司基本面,净利润持续增长。

  做过股票的人都知道,股票市场最怕什么呢?就是高估,如果盈利增速不及预期,甚至突然亏损,这时候就造成了戴维斯双杀,业绩和估值双双下挫,股价大幅回落。

  其实,楼市也是如此。一旦人口流入不及预期,或者出现人口的反向流出,再叠加高估值,那么房价就必然出现较大回落。我们看上述这些城市,杭州、南京、郑州都是人口流入的重点城市。这种情况下,即便高估值,也能够在持续的增长中逐渐被化解。

  其他涨幅榜城市中,苏州涨了2.28%。此外,石家庄,扬州,成都,重庆,沈阳,长沙,三亚,合肥,南昌这几个城市微微上涨。

  反观3月份均价下跌的榜单,更多知名城市上榜。其中,上海环比跌了5.85%,北京跌2.85%,广州跌3.63%,深圳跌1.21%,福州跌7.19%,济南跌2.22%,此外下跌的知名城市还有天津,青岛,西安,海口,太原,兰州。

  首先不得不提大家关注的房价标杆北上广深。看似四个典型的一线城市全线下跌,但还应该具体划分,比如北上情况就更为贴近,广深也可以各自细致探讨。

  北京上海作为超一线大都市,方向既定,就是人口控制,不允许再大幅增长。这好比公司业绩被设定天花板之后,估值自然要下调,至少不能再涨。这个预期已经非常明确,所以每每有人说“一二线可以投资,三四线不行”其实都是典型的从众行为。

  地产人鼓噪一线房价回调可期、市场加速回暖BLABLA,多少有给自己撑腰打气的意味,因为大家都清楚今年会很难。

  统计显示,截至4月7日已公布2019年年报的124家房企,平均销售额增速较2018年明显放缓。其中50家房企全口径销售规模总额同比增幅为17.6%,较2018年下降了19.8个百分点。

  屋漏偏逢连夜雨,原本希望在2020年“扳回一城”的房企,又逢新冠肺炎疫情,一季度销量遭遇滑铁卢。近日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房地产企业销售TOP200榜单,年度销售目标完成率仅为12.41%。

  所以说,对于人口设限,房价极高,落户又极难的北京上海,已经不再具备上涨的潜质,未来一段时间大概率就是稳中有落。其实北京上海局部数据的房价已经跌了10-20%,接近2017年水平。如果着急卖房,很多高端房产的价格甚至已回到了2015年甚至以前。只是入门级的老破小依然坚挺,因为这些房子代表了一个城市的门槛。

  受疫情影响,作为以外贸为主的广州,今年想必会有很多企业和个人难逃困厄,这些因素聚积下会对城市的房价和预期,造成很大的杀伤;相比之下,深圳则完全另一番景象,其引以为傲互联网和金融的双轮驱动,不仅受疫情影响小,人口的快速涌入更加助推城市人气,所以深圳的房价弄不好还得涨。

  现实数据也印证了这点,数据显示,深圳3月份二手房平均单价为71790元,位居全国第一。就在4月5日上午9点,招商蛇口太子湾湾玺再度开盘。此次推出的N5栋公寓,单套总价2900万起,共计54套。开盘半天,全部售罄,吸金总额高达2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次销售“不接受退房”,即这23亿元扎扎实实地买下了。

  而这已是太子湾湾玺年内的第三次开售。3月7日,首推70套N3公寓,2000万起步,当日售罄;3月13日,又推出14套豪宅,4200万起步,8秒售罄。

  至于其他二线龙头,如以产业拉动划分,外贸为主的城市今年肯定受影响;制造业和能源为主的城市也不会好过;而像杭州以互联网经济为主,反而可能迎来大发展。

  以人口流向来看,人口大省的省会,如果没有其他竞争城市,虹吸作用下会比较强势,比如南京,郑州,西安;如果一个区域内多中心竞争,比如山东的济南和青岛,辽宁的沈阳和大连,四川的成都和直辖市重庆,将会稀释人口流入的力度,房价涨幅自然会受到牵连。

  面积接踵而来的危机,当人们看到欧美主要经济体如多米诺骨牌般纷纷倒下时,原本鼓噪的所谓疫后“报复性反弹”论调已鲜有提及。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近日撰文称,我们恐怕回不到从前了――本次疫情将深远改变世界。后疫情时代,人们将重新评估资产,重估经济增长,重估未来。

  自恒大打响线上卖房第一枪,已有数百家房企跟进,就连网络带货女王薇娅也被房企请来卖公寓,传统的房地产营销方式正在经历颠覆性改变。

  “目前房企最紧要的工作还是要保证现金流的畅通,保证能够正常运营;其次多数城市房地产市场已经复工,房企要在做好防控,保证安全的情况尽快复工,恢复线下销售。”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分析师国仕英表示,房企在恢复线下销售的情况下,还可以结合线上工具私域流量等工具进行蓄客,为销售做好铺垫。

  克而瑞地产研究中心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3月末,受监测的50个重点城市商品住宅库存量为30432万平方米,同比2019年3月末增幅为11%。

  4月3日,央行宣布对农村信用社、农村商业银行、农村合作银行、村镇银行和仅在省级行政区域内经营的城市商业银行定向下调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于4月15日和5月15日分两次实施到位,每次下调0.5个百分点,共释放长期资金约4000亿元。

  日前,高力国际等机构发布2020年一季度北京甲级写字楼市场报告,显示甲级写字楼市场的空置率在前三月达到历史新高。

  据央行规定,3月1日,存量个人住房按揭贷款基准转换工作启动,将于8月31日截止。目前时间进度已经走了近30%,而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只有极少数人已经进行了房贷利率转换;不过,其余大多数人在选择LPR定价和固定利率之间,已经有了明确倾向。

  无论是土地投资人员,还是房企老板,都逐步发现寻找到合适项目的难度开始越来越大。在这个越来越拥挤的赛道上,拿地策略仿佛成为一个辩证的命题,并开始倒逼房企从源头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商业模式,以获得未来增长的通行证。

  继去年4月国家发改委官方文件中首次提及“收缩型城市”概念,近日,发改委印发的《2020年新型城镇化建设和城乡融合发展重点任务》(下称《任务》)再度提到收缩型城市要瘦身强体。

  分城市表现来看,一线城市成交规模大幅缩减,环比大降53%;二线城市在杭州、苏州、合肥、武汉等多个城市恢复土地出让的影响下,成交体量环比大涨;三四线城市成交规模和上月大致持平,环比微降1%。

  一度剑拔弩张的金科争夺战,伴随着孙宏斌的淡出,车建兴的加入,正在缓缓落下帷幕。

  4月13日,北京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领导小组会议召开,强调要适应常态化要求抓好社区防控,有序放开快递、装修、房屋中介、家政人员等进小区,满足居民群众生活需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